當前位置:首頁 > 資訊 > 行業資訊

從立法與刑事高度遏製“偷流量”

發布日期:2015/11/23 9:07:07         訪問次數:2085

 

 

手機“偷流量”事件近日頻頻被曝光。技術人員與手機廠商工程師確認,異常流量是由手機內某款應用軟件重複下載大流量文件產生。一張龐大的不為人知的手機軟件利益鏈背後究竟如何運作?誰在背後進行操作?權利和責任到底如何界定?(11月22日《中國經營報》)

業內人士分析,客戶手機流量被偷,不外乎幾種情況:1、惡意越權、侵權的SP(APP製作商),用手機內安裝的應用軟件重複下載大流量文件產生費用;2、手機病毒是盜取手機流量的“真凶”之一;3、山寨手機廠商以及線下賣場,預裝軟件是他們又一個收入的主要來源;4、流量計費上並不透明的運營商,可以分享其成……手機“偷流量”從前就存在,但實施“流量不清零”後,本應降低費用的消費者,突感費用猛增,由此一個行業黑幕露出了冰山一角。

中國網絡的流速與費用在世界上的排名,民眾都很清楚,即前者很靠後(比較慢),後者很靠前(比較貴)。為大力推動“互聯網+”發展,政府與民眾多年來呼籲“降費提速”,工信部多次嚴肅表態,國內三大運營商一再完善提速降費方案,結果如何?部分消費者也許得到了實惠,然而少數人被坑懵了。據媒體報道,多名消費者投訴,他們手機被偷了流量,費用從數百元至數萬元不等。

症結擺在那裏,民眾很生氣,政府很關注,可既得利益者似乎無動於衷。其實,遏製“偷流量”這種醜惡現象,宜提到立法與刑事的高度。別小看了這幾十、幾百、幾千元的流量費,幾個億的用戶加起來,幾乎是天文數字。大麵積的“偷流量”完全符合刑法第264條盜竊罪的犯罪構成,按照我國法律,可以追究單位及個人的刑事責任。如果從立法層麵上加以細化、完善,則善莫大焉。如現行刑法第265條規定,以牟利為目的,盜接他人通信線路、複製他人電信碼號或者明知是盜接、複製的電信設備、設施而使用的,依照本法第264條的規定定罪處罰。若是增加了SP強裝惡意軟件、運營商承擔連帶責任等內容,“偷流量”現象一定會大量減少。

如果再從民事的角度鼓勵公益訴訟,一旦侵權成立,讓日入幾億的運營商們不但要數倍賠償消費者,還要承受數億甚至幾十億的罰款。侵權的成本太高,估計“偷流量”的行為會基本絕跡。本報評論員 吳曉華

 

掃描二維碼